直播魔盒软件

直播魔盒软件

到时候再拍卖的时候,还不抢的头破血流,可是植物大战僵尸得多少个形象授权。

一个哪怕是一千万,这接近一百多个形象,到时候拍卖的话,还不得拍卖十几个亿?

“真让人眼红!你说为什么我们网易就没有这么抢的营收的能力呢?”网易丁看着身后沙发上坐着的谢烟很是想不明白的问道。

谢烟笑了笑,摇了摇头:“灵希科技当年凭借一个杀毒软件,攻克了市面上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解决的熊猫烧香病毒。”

“一个杀毒软件联合360,赚了一千多万,环管家发布,连瑞星这样的行业领头都没有办法解决。”

“最终死在了互联网的路上,凭借一个环管家吸收了庞大的人气,而且他们的产品足够优秀。”

“付费的人群多了,自然盈利也变得简单多了,如果我们也能够做出来那种符合市场预期,同样优秀的产品。”

“我们想要盈利不也同样容易。”

“现在看着灵希科技赚钱挺容易的,不过同样的他们的支出流水同样大的吓人。”谢烟沉吟了一会儿。

笑着缓缓的说到:“我让人统计过灵希科技旗下所有软件的流水业务。”

“环管家目前的用户是比较多的,至少能够达到三千万的用户…不统计未注册,每天活跃的流量会更多。”

多源APP:咪咪阅读

户外写生清纯美女如风如画

“环管家会员的用户群体根据前几天环管家发布的会员数据正式突破一千八百万的数据来看。”

“每个月,环管家能够创造的了流水高达两个亿,出去各种成本营收一点五个亿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另外就是希听音乐,现在希听音乐的用户数据比之企鹅都要高上一筹,只是看流量数据。”

“每个月的歌曲收听数据高达十亿,用户数据比之企鹅用户数据一千两百万略高。”

“每月创造的收益也不低于一个亿。”

“另外收益最大的就是闪付,闪付的用户数据你我都是知道的,超过三千万的活跃用户。”

“每天用天转账交易产生的流水突破两个亿,产生的佣金收入两百多万,每月只是佣金收入就六千多万。”

“更别说各种渠道开放的渠道费用,合作商的广告费用,闪付一个月创造一两个亿的收入并不夸张。”

“还有前几天的灵希互娱四个亿,旗下百花系集团,百花文化,百花传媒。”

“百花文化刚刚组建不提,贩卖玩偶周边。”

“唯独百花传媒,旗下的网络文学,视频转播,新闻媒体,娱乐公司都有涉及,市场估值高达三十亿。”

“每个月的收入也是难以想象。”

“也就是说,灵希科技每个月的收入最少可以达到四个亿。”

“这可比我们每个月小小的六千多万多的太多了。”

“所以灵希科技才有资本接二连三大动作不断。”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灵希科技又要有大动作了,不是关于游戏,就是本家……”

“不管做什么都要小心的看着。”

“是啊……”网易丁背着手叹了口气,眼中带着复杂的神色,转过身:“不过我想灵希科技做什么对我网易科技也没有多大的影响了。”

“也是……网易和灵希科技关系算不上太好,这一点我们可没有金山雷做的好。”谢烟抿嘴笑了笑。

“金山雷?金山雷是个人精,也不要命,我就想不懂金山雷每天十六个小时的工作,年无休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网易丁摇了摇头:“这样活不久……”

“说是这样说,金山雷在金山的掌控力几乎可以说是一言成鼎,连金山的创始人求伯军都隐隐有了些二把手的迹象。”

“真的当金山雷没有手段?”谢烟翻眼说了一句。

“也是……金山雷是个人物,都是互联网的老人了,金山雷的眼光至少都是认真的。”

“不然怎么可能和灵希科技打的这么好的关系?”网易丁略带自嘲一句。

“我技不如人啊!”网易丁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

“灵希科技的每一步我都看不懂,让我都不敢押注。”网易丁揉了揉眉头。

谢烟面上带着微笑:“二马一李也不一定能够看得懂。”

“吾非马!安知马之志也,吾非李,焉知李之志也!”网易丁缓缓的吐出一句。

……

“雷总看着身体不太好啊?哈?”林希喘着气,满头大汗看着旁边的雷君。

雷君一身休闲格子衬衣,骑着自行车,满头大汗喘着气,气喘吁吁,听着林希的话。

哈哈一笑:“林总不也是一样气喘吁吁?”雷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嗨……别说,这首都的太阳看着不大。”

“跑起来还是挺热的,这一路过来,我们得骑了二十多公里了吧?”雷君看了看头顶上的太阳。

“二十里是有了。”

“这些年来已经很久没有运动过这么痛快了。”雷君哈哈一笑。

“所以说雷总还是得多多运动运动。”林希看了看脚下的自行车,腿脚都有些发软。

“买瓶水吧,再骑车一段时间可就到了河边,难得出来,顺着河边转一转也挺好。”

“怎样?雷总去吗?”

“当然!出都出来了,我今天就这舍命陪君子了!”雷君哈哈一笑,去了旁边的一个小卖部买了些花生小零食。

带着车上,骑行一段时间,沿着小河的护栏推着车,吃着刚刚卖的小零食。

雷君手上拿着一把花生,一手推着车剥壳倒是不慢,林希斜着眼看了雷君一眼。

雷君现在看着还算年轻,调侃着说到:“雷总吃花生还挺熟练?”

“花生?”专心吃着手里的花生听了林希的话,哈哈笑了笑:“花生这个东西便宜,以前年轻的时候。”

“家里种的多,花生这东西吃得多,吃的多了自然也就变得熟练了。”拍了拍手掌。

雷君眼中带着些许回忆的神色:“以前种花生都是成片成片的种,每收花生,背其实还好,就是那个泥巴弄起来有些麻烦。”

“花生这东西,还是煮着好吃。”雷君吃了一口花生粒:“炒花生太过干,吃了想喝水。”

拍了拍手上的花生皮。

“林总不知道以前的农村的情况,不知道这个也正常。”雷君摆了摆手,作为一个土老冒,雷君并不觉得以前自己是个农村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穷山恶水出刁民,也出人才。

“雷总经历过的,我当然没有经历过,不过吃苦并不是说都没有经历过。”

“没有吃过苦,那能人上人?”林希哈哈一笑。

雷君脸上带着笑容,想了想:“也是!没有吃过苦中苦,那里能够成为人上人?”

“不过说实话,北京这么多年,还没有来过这里转过,看来这些年还是忙得太狠了。”

“有时间还是得想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怎么稍稍的放松一下。”雷君想了想看着河水。

“林总这些天公司工作不轻松?”

“轻松?轻松不轻松不都是能够挤出来时间转一转?今天出来转转就不再谈谈什么公司了。”

“雷总一等一的劳模,我可受不了。”林希说着笑调侃了一句。

“嗨……什么狗屁的劳模?我他么就是有时候闲不下来而已,闲下来就觉得没有事情做。”雷君摆摆手自嘲了一句。

“我有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一辈子的劳碌命。”雷君摆了摆手:“不谈这个,不谈这个,没有意思。”

“行!”林希点头。

“雷总来了首都,多久没有回去过自己家里了?”

“家里?大概也有个一年多了吧…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有时候想要回去都能够回的去。”

“不过我也挺好奇林总这些天供应到几个项目里面到底多少的投资了?”雷君推着车好奇的问道。

“我在想想这些天林总说的那些话,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挺好,我也想试一试。”

“雷总也想要试一试?”林希惊讶片刻,想了想:“三个项目都是吞金巨兽,前前后后两个月投入了差不多五个多亿吧。”

“五个多亿?这么多?”雷君诧异片刻,林希笑了笑:“投入这么多至少也还有不少的回报。”

“地震预警项目已经沿着地震带的几个省市都装了下去,地震预警能够提前十几秒的时间。”

“生命无价啊!”

“还有另外的两个项目,在新北植树,还有晋西的母亲河源头保护水土。”

“上面的尚方宝剑下来了,联合当地的管事处理了一大片的污染企业,开展都还挺顺利。”

“到时候派去几个项目地点的拍摄队伍回来了,纪录片制作好了,雷总有兴趣也可以看一看。”

“多看看,就显得不那么迷茫,企业的定位也就清晰了。”

“雷总要做公益项目我自然是支持的,而且我还希望雷总能够做大的公益项目。”

“现在投入多无所谓,以后能够给你带来的收益或许不多,不够能够带给你的隐形收益可让你想象不到的大。”